> 娱乐大事 > 社会 >

玄武民政,引社会活水浇灌“公益森林”

2019-06-22 00:40

玄武民政,引社会活水浇灌“公益森林”

4月3日,人社部和民政部授予南京市玄武区民政局“全国民政系统先进集体”称号,这是该单位7年内第二次获得这一全国民政系统最高荣誉,同时玄武区民政局也是今年我省唯一受此表彰的区级民政局。

作为常住人口超过60万人的核心主城区,玄武区的民政工作何以进入国家视野,屡屡被中央部委点赞?

一组数据破译了民政工作的“玄武密码”——辖区内注册登记的社会组织1085家,4A级社会组织35家,超过南京全市区属4A级社会组织总数1/3;培育专业社会工作类社会组织39家,为全市第一;培育发展覆盖民政工作领域的公益慈善基金会有6家,居全市第一。

玄武区民政局局长汪风华说,通过顶层设计和系统化的制度体系建立,培育引导整合社会资源力量,聚集了一大批爱心企业、社会组织和公益达人,共同构建“大民政”格局,从而用社会资源的“活水”,浇灌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民政服务“公益森林”。

一股合力,

破题主城养老多元供给

沿着南京玄武区后宰门西村的巷子一路往里走,初夏的阳光洒进宽敞的院落,斑驳的树荫下,刚午休完的老人正在结伴散步,“你好!”梅园颐养中心院长刘晓华热情地向每个老人问好。

2017年,玄武区盘整下南京市儿童福利院搬迁后留下的4栋楼房,并促成区国资平台钟山集团与银城养老产业平台东方颐年合作,共同打造养老综合体。今年3月,梅园颐养中心开始试运营,目前已有40多位老人入住。全部建成后,可拥有450张养老床位的梅园颐养中心,将成为南京主城床位数最多的社会养老机构。根据协议,颐养中心将拿出20%的公益床位,提供给玄武辖区内的五类困难老人。

而在靠着丹凤街的双龙巷,大石桥社区悦心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已经开业近两年。新街口街道党工委书记张巍介绍,3年前,这里是一家通讯器材市场,年租收益超过200万元。2016年底,街道为了增加养老服务供给,终止了租赁合同,拿出这1100平方米的载体,供悦心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免费使用。目前,该中心已建设家庭养老床位306张,并为周边老人提供助餐、助浴、助洁、助急、助医等专业服务,得到辖区老人高度认可。

政府整合载体资源,社会企业或组织出资改造并引入运营团队,“政社牵手”的模式,让玄武区的养老床位供给迅速增加。去年,玄武区盘整载体近7万平方米,新增机构养老床位近1400张,机构养老床位一年实现翻番。目前,全区已建成12个街道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、42家AAA级(含AAA)以上居家养老服务中心、9家社区居家综合护理中心、76个老年助餐中心(点)。

除了政府和企业的力量,实际老龄化率已达25.2%的玄武区,还有一支更接地气的养老服务队伍。锁金村街道锁三社区的“银发互助社”,发起人蒋秋霞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站在自家的阳台上,看看对门和三楼的老人是否起床,“我每天都得看见她们才放心。不然,肯定要上门问问。”这种低龄老人照顾高龄老人的“草根组织”,几乎遍及玄武每个社区,孝陵卫街道小卫街社区的“敲门大姐”,每周准时敲开结对老人家门,陪着聊聊天、择择菜,提供一些简单的服务。去年,“敲门大姐”接连获得全国妇联“优秀暖心故事奖”、第三届江苏志愿服务展示交流会铜奖。

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爱心企业、社会组织、热心居民……来自各方的养老力量,汇聚成一股巨大的暖流,让10多万玄武老人的晚年更有温度。

一种情怀,

撑起困境儿童大爱天空

5月,是黄琼花每年最忙的月份。作为南京同心未成年人保护与服务中心的总干事,她最近不仅要忙着准备玄武区困境儿童的大走访,还要结合6月1日施行的《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》,与省妇联一起策划一场亲子定向赛。而这种忙碌状态,倒让黄琼花乐此不疲:“‘同心未保’聚集了一帮有相同价值观的人,每一个困境儿童状况得到改善,都是我们前进的力量。”

今年初,“同心未保”搬进新家——位于天山路2号的玄武区未成年人保护中心。这个闹中取静的院落里,还有乐行公益法律服务中心、简凡未成年人心理咨询研究与服务中心、立德未成年人成长服务中心,以及同样由黄琼花发起的益生同心儿童发展基金会。玄武区民政局对所有入驻组织均减免3年办公场所房租。政府主导的未保中心、各有专长的社会组织、链接社会资源的基金会,组成了三位一体的未成年人保护综合体。“有了新场所,我们的活动不仅能‘走出去’,还能‘留下来’。”黄琼花说。

和黄琼花一样,退休中学教师潘建卫,也是一个致力于未成年人保护的热心人。2017年,她牵头注册了简凡未成年人心理咨询研究与服务中心,目前组织已吸纳20多位专业心理咨询师。小小的工作室里,一张宽大的沙发上摆满毛绒玩具,“这是孩子们喜欢的风格,有助于他们在面对咨询师时放下心理戒备”。在这个私密的空间里,心理咨询师们解开了一个个少年的心结,潘建卫说,“孩子们笑着离开,说明我们的工作起作用了……”

在玄武区,与未成年人保护相关的社会组织已有40余家、志愿者达数百人,全区所有在册159名困境儿童全部做到“一人一档”、结对救助,重点困境儿童实施项目化救助方案。

2017年5月,全国首例民政起诉对怠于履行义务的父母剥夺监护权案,在秦淮区法院落槌,未成年人小武(化名)的监护权由继母转至玄武区民政局。从监护权诉讼,到为小武寻找寄养妈妈,从小武的心理危机干预,再到课后学业辅导,作为个案接收机构,“同心未保”通过两年的努力,让小武这个缺乏关爱的“淘气包”,变成班级里的三好生。玄武区民政局也主动履行监护人的义务,不仅为小武租下一套两居室,还联合教育、公安部门以及社区,全方位呵护他的成长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玄武区的未成年人保护工作,影响力目前已辐射至全国。益生童心基金会成立两年来,已经募集社会资金1300余万元,服务困境儿童近5万人,服务半径扩大到内蒙古、新疆、四川、西藏等省、自治区。“你看,这是我们‘五一’假日期间为四川的一家未保组织发起的网络募捐,4天就筹到近两万元。”黄琼花点开手机,骄傲地说。

一颗种子,

结下社区共建共治硕果

5月6日一早,王家发准时来到玄武湖街道樱驼花园。在南京派菲特文化事业中心志愿者的带领下,他上门给92岁高龄的独居老人徐梅理发。“社区的志愿者很关心我,尤其是陈师傅,我有什么需要,她总是想在我前头。”看到一群人进门,徐奶奶笑得合不拢嘴。

相关文章推荐
社会
热门观点 更多>>
最近时事政治: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(4月27
最近时事政治: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(5月3日
广东公务员考试时事政治:广东省考2019年4月2
2019年4月30日国内外时事政治
最近时事政治: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(5月2日